科学与宗教对立? 曹兴诚:「佛教很科学」

上回「乐从堂主」曹兴诚与值点网(The Value)分享佛教藏品,浅谈人生「五毒」、「痴、贪、嗔、慢、疑」,大家听得意犹未尽。今回曹公就细说「五毒」从何而来,正当众人好奇,为何理工科出身,重视理性、逻辑的他会如此笃信佛教,他却说、「佛教很科学」。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还请曹公为我们一一解答。


问:「痴」是怎么来的?

曹:「痴」主要来自基因和文化。人类是基因制造出来的「机器」,目的就是要活着。一个人只要活着,身上有一百兆个细胞,每个细胞都有全套完整的染色体、基因,希望你去繁衍生子。为了利用我们达成这个延续的目的,就用「食」跟「色」来摆布你,「食色性也」,要你食饱然后去繁衍。

问:文化方面呢?

曹:我们教育上,从小学的头三个字是什么?就是「我、你、他」,然后开始制造「两极对立」的观念。两极对立就是是得失、好坏、对错等等。教育你什么是成功、失败;一百分成功,五十分失败。不断在两极对立的教育之下,我们开始追求所谓「好的」,每个人都只想要一百分,因为你考了五十分会被人骂。

问:那「贪、嗔、慢、疑」呢?

曹:一直追求好的是「贪」;遇上不好的,觉得讨厌、害怕、生气,这就是「嗔」。 「贪」到了很得意,很傲慢,就是「慢」;「贪到」与「贪不到」中间很惶恐,就是「疑」。其实都是因为你不知道,而被「痴」操控,在这操控把戏里面,变得「贪」、「嗔」、「慢」、「疑」。

问:佛学如何教人脱离「痴、贪、嗔、慢、疑」?

曹:佛教第一样教你的就是「不二之心」,即是「佛心」,不要老是区分成败、对错、得失。佛就是把你拉回原有的「本觉」,超越「两项对立」,不会说谁有钱、有势力就赶快去拍马屁;对没权没势的人就避之则吉。 「本觉」就是要跳出这种操控,让你变得很平静、舒适、慈爱、慈悲,看到世界的美好。


凡人皆有情绪、杂念,「痴、贪、嗔、慢、疑」我们都切身体会,比较容易理解。可是佛学玄妙,很难让人联想到着重逻辑的科学会与其扯上关系;艺术重视情感、美学,以主观思想主导,但科学讲求的不是理性、客观吗?为何理工科出身的曹公,会同时爱上艺术,又笃信佛教呢?


问:宗教跟科学、艺术有何关系?

曹:人活着,或是整个社会的存在,就是让我们不要像野兽一样生活。人类有「追求」,我们要追求真相,所以要研究科学,「科学求真」;我们跟动物不同的就是人有「美感」,「艺术求美」;人有「善」,所以要「宗教求善」。 「科学求真、宗教求善、艺术求美」,人类文明就是靠这个建构起来。

问:科学跟宗教不是对立的吗?

曹:科学跟宗教当然不一样。可是,宗教到最后也是一套哲学,也是要理论,有修行的方法,跟据其方法会找到平安快乐。而科学让我们知道宇宙的「实相」,发现得愈多,就发现有些宗教讲得不对。以前圣经讲地球是宇宙的中心,世界绕着我们转,可是科学家就说、「对不起,不是这样子的」,很尴尬。

问:佛教也是这样吗?

曹:佛教没有这个问题。因为佛教一直强调,后人可以修正前人,并没有说像可兰经、圣经般着重「这是上帝讲的话」。释迦牟尼反面说、「我讲的话不能当教条」,也就是「所谓佛法,即非佛法」。若把佛法当成教条,那就不是佛法。

 

问:那跟科学有什么关系?

曹:佛教讲的「闻、思、修」,就是说听到佛法要自己思考,你觉得有道理才去修。觉得没道理的,你可以修正听到的东西,这就是「修正主义」,科学亦是「修正主义」。科学不能说、「我讲的话谁都不能反驳」、「反驳就轰出去」,科学鼓励你去挑战。


近年有不少人开始禅修,图为「法鼓山」的禅修营

曹(续答):这一点佛教具有科学精神。我们要找真理,那后面的发现比前面好,当然用后面的。所以佛教是一直演进,进化,不像其他宗教用一部经把它限制住。


以往一直以为科学跟宗教为「二元对立」,却想不到佛教竟如此符合科学精神。但曹公提到的「实相」到底是什么?追求「美」的艺术也有「实相」吗?


问:什么是「实相」?

曹:「实相」就两件事,一个是「energy」(能量),第二个就是「order」(秩序)。你看到的所有东西,包括眼前的镜头、书、皮肤也好,用显微镜看到的是分子、原子;原子的下的原子核,看到质子、中子;甚至是轻子、费米子、玻色子。看到后来,其实主要东西都是「能量」。

问:这跟艺术有什么关系?

曹:其实艺术家跟科学家一样,就是在探讨,那看不见但会影响我们的力量。宗教也是这样子,就像佛教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就是用「力量」。这种力量看不到,但你也可能会相信。科学家也跟你说、「你以为眼前没东西?其实有气体,没了会活不下去」。

曹(续答):艺术其实也在找这个秩序,如果看到一个让我们感动的东西,就是因为它能凝聚正面能量,才会使人感动。


下回将是值点网(The Value)专访曹公的最后部分,听他分享美学的研究心得,还有收藏上「爱情」与「理智」的挣扎,请读者万勿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