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秋拍「乐从堂对乐从堂」 专访「堂主」曹兴诚

今年香港秋拍,佳士得祭出乐从堂的「嘉靖五彩鱼藻纹盖罐」,风头一时无两。岂料苏富比竟从乐从堂请出「北宋汝窑天青釉洗」迎战,引发「乐从堂斗乐从堂」的龙争虎斗。 The Value有幸请来两件重器的主人,台湾顶尖藏家曹兴诚,让这位「乐从堂主」现身说法,告诉大家这两件逾亿估价名瓷的故事。


问:「乐从堂」名字由来?

曹:「乐从」就是「乐于从命」。老天给我什么,我就保管什么东西,乐于接受。别人请我做什么事情,可能的话就尽量配合,「乐于从命」就是这个意思。

问:灵感何来?

曹:有一本书叫《臣服的力量》(The Power of Surrender),主张大部分情况下,快乐的接受,别抗拒就好。能接受的话,就代表超越了。很多时候不能接受,还要抗拒、烦恼就代表你没有超越。 「乐从」就有「臣服」的意思。

问:为何同时拿出两件重器拍卖?

曹:我跟拍卖行很熟,行方常常跟我说,「你的藏品要小心,没处理好,将来小孩子会打官司」。我收藏的东西很杂,古玉、青铜器、陶瓷、佛像等等。听到行方这样说,我就想,「哎,也对」,这么多东西,处理不好将来很麻烦。


佳士得,嘉靖五彩鱼藻纹盖罐(左);苏富比,北宋汝窑天青釉洗(右)

曹(续答):真正的收藏家对他的收藏是有感情的,要他们拿东西出来卖是很难的。就跟养小猫、小狗一样,有了感情却要把它送人一样舍不得。想了好几年,觉得还是要一步步处理。因为台湾有地震,平常不太敢放瓷器出来,容易碰坏,就先处理。


先谈佳士得的「嘉靖五彩鱼罐」,2000年登上香港苏富比秋拍,以HK$4,400万天价成交,「全球最贵瓷器」的记录更保持了4年之久。此次拍卖令曹兴诚的名字响遍收藏界,究竟当时的情况如何?曹公又是怎么看上此罐呢?


明嘉靖(1522-1566) 五彩鱼藻纹盖罐


拍卖行:香港佳士得
拍卖日期:2017年11月
高度:46cm​
估价待询(The Value得悉为HK$180,000,000)

问:买下「嘉靖五彩鱼罐」的经过?

曹:那一年,公司成功在纽约挂牌,想要买点东西来纪念一下。刚好碰上苏富比拍卖,我一看到那罐子,就觉得很值得买来作纪念。回到台北,很多人说「你买不到的,那个埃斯卡纳齐(Eskanazi,名古董商)要」。我犹豫了很久,于是跟好朋友,台北鸿禧美术馆馆长史彬士(James Spencer)讨论。他说「若我是你的话一定买,你们中国这么重要的东西,不买这个买什么呢?」


朱塞佩·埃斯卡纳齐​(Giuseppe Eskenazi)

曹(续答):到了拍卖,一开始Eskenazi出的价格很高。但他作为古董商,对价钱有一定的判断。所以我比他多出一口,HK$4,000万的时候,拍卖官朱汤生(Julian Thompson)一直问他要不要。 Eskenazi跟他儿子Daniel俩一直打电话,我在场看着,心里不停说,「快点啦」。等了差不多一分钟,终于Eskenazi不要,落槌了。缘份就是缘份。

问:「鱼罐」什么地方最吸引你呢?

曹:视觉艺术就是要处理三种造型,几何、生物、动态。最重要的是动态,「鱼罐」看上去就像鱼缸一样。画在上面鱼、水草都很有动感,鱼藻贴在那鱼缸里,成很可爱的形状,真的很可爱。

问:几何、生物、动态?

曹:圆、方、锥体是几何造型;花、草、树木、动物、人体是生物造型;动态造型最重要,因为所有动物的眼睛就是训练来、长出来观察动的东西。动物每天都是生死关头,它要对周围动静很敏感,才能生存。例如青蛙的眼睛,只看得到动的东西,苍蝇不动的话青蛙不会发现,但活的飞过来它就能抓住。

曹(续答):我们看视觉艺术,如果没有动感,通常不会注意到它。但秩序(order)很重要,这三种造型本是不相干的,艺术家如何把三者融和,就像它们天生长在一起,这很不容易。


宋代汝窑传世不足百件,私人收藏更只有四件,此次于苏富比上拍的「天青釉洗」便是四件之一。曹公到底从何得到如此珍贵的汝窑?不像「嘉靖鱼罐」,汝窑无生物、动态造型,又该如何欣赏呢?


北宋 汝窑天青釉洗


拍卖行:​香港苏富比
拍卖场次:俊雅清凝-乐从堂藏宋瓷粹珍
拍卖日期:2017/10/3
直径:13cm
估价:HK$100,000,000

问:此「天青釉洗」如何入手?

那原是台湾最有声誉的鸿禧美术馆所藏。美术馆在1980年创办,这件汝窑是其于80年代初,在苏富比拍得,流传有序。馆方在房地产经济碰上不景气,为解决经营危机,2000年时有放出一些瓷器。我就从鸿禧美术馆接收一批宋瓷过来,包括这个汝窑。

问:该如何欣赏?

宋瓷要从禅宗佛教的角度去欣赏。菩提达摩在五世纪传到中国,盛唐时就变成中国的主流宗教,宋朝亦然。现在日本禅宗那么发达,就是在宋朝传过去的。禅宗在一个时代的哲学、美学、信仰,当然会影响到器物。禅宗讲求生活要很单纯、简单,所以宋代汝窑、官窑都是「极简美学」。

问:「极简美学」?

汝窑单色,构造非常简单。简朴当中,巧思就花在比例上面。它的高矮、胖瘦、弧度等都很考究。看起来很简单,但很耐看。所以它是在比例、造型上面发挥「极简美学」的高成就。


「五彩鱼罐」和「天青釉洗」都如此珍贵,曹公究竟偏爱哪一件?



问:较舍不得哪一件?

同样舍不得。真正的收藏家,买东西就像收养小孩,不喜欢不会随便买,买了的都喜欢。就像问爸爸最喜欢哪个孩子,说不出来呀。有的小孩念很好的大学;有的小孩较不成材,可是会因为心疼,多疼不成材的一点。

问:还有其他藏品上拍吗?

领衔的两件作带头,苏富比那边,有些宋瓷一起上拍;佳士得那边,就有些明瓷跟它一起。


同于佳士得上拍明瓷,明嘉靖红底黄彩龙纹罐(左);明宣德黄釉仰钟式碗(右)


曹公这次跟大家说瓷器,下回将带值点网(The Value)参观其香港家中珍藏,各位读者万勿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