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曹兴诚 从五彩鱼罐看东方文艺复兴

近期拍卖界接连刷新世界纪录,重器「汝窑天青釉洗」和达芬奇《救世主》,先后均以天价,分别成为史上最贵瓷器和画作。本月香港秋拍,佳士得隆重其事,把《救世主》和「嘉靖五彩鱼罐」放在一起同时亮相。几件世纪拍品如何连结在一起?皆因「五彩鱼罐」和「汝窑天青釉洗」的主人,正是「乐从堂主」 - 曹兴诚。事不宜迟,现请曹先生为大家解构,明代鱼罐与文艺复兴的关系和美学吧。



明嘉靖(1522-1566) 五彩鱼藻纹盖罐 六字楷书款

拍品编号:8006
高度:46cm
来源(据The Value整理):

  • 胡惠春家族珍藏
  • 纽约苏富比,1985年6月4日
  • 纽约苏富比,1992年12月1日,拍品282号
  • 香港苏富比,私人基金珍藏明清御制瓷器及工艺品专场,2000年10月29日,拍品18号(HK$44,044,750)
  • 乐从堂

估价:待询(The Value得悉为HK$180,000,000)

曹:美学里,「比较」很重要。正好这次拍卖,我们有《救世主》和鱼藻罐,这两个比较就很有趣。若仔细看耶稣的眼睛,觉得非常深邃,好像里面有无尽的深度。他的眼睛充满了悲悯,所以看了很感动,不过这种感动是有点比较沉重。



曹(续答):再回来看鱼藻罐,很自然、天机活泼的。鱼在这边无忧无虑,这两个就是很好的对比。基督教讲究「神」,但鱼藻罐是道家,道家讲究天机活泼、自然。这两个就等于有不同的思想在后面,所以美学有思想在后面,灵性是特别高的。

问:如何欣赏鱼藻罐呈现的美学?

曹:看到鱼藻罐的话,感觉鱼浮在水面游动,不是停在那里,而是浮着很舒服的样子。鱼藻也很自然贴在鱼缸的样子,所以很生动,可见画的人对鱼观察很久。鱼造得适当的抽象,若把鱼画得很细,就像齐白石讲的,过似俗媚,不像就是欺人。

曹(续答):所以画在似与不似之间,鱼藻罐很能掌握这个。不是说画得很细,但鱼的动感、优游自在画得非常传神,不是一般画匠画的,而是画家画的。

问:鱼有何特别寓意?

曹:我们常常说「年年有余」。 「鱼」本来就有与世无争、优游自在的意思,在水里面、浮在水面不受重力,很轻松。鱼象征吉祥、轻松、自然,所以很多诗词描写轻松自然,都用鱼来作比喻。


佳士得以「东方文艺复兴的瑰宝」为鱼罐点题,到底明代嘉靖的瓷器,为何会与文艺复兴扯上关系呢?况且文艺复兴不是西方的吗? 「东方文艺复兴」又是什么意思呢?


问:嘉靖五彩鱼罐与文艺复兴到底有何关系?

曹:明朝的主要特点,要放在文艺复兴的背景来看。我们现在讲文艺复兴,都讲西方的,14世纪到17世纪,在意大利北部佛罗伦斯这个地方,其实在同一个时期,明代也正在文艺复兴。

曹(续答):从明代文艺复兴的角度来看,其规模、多样性、高度,其实超过西方文艺复兴。但西方文艺复兴,在写实方面,达到很高的成就,譬如透视、光影,还有达芬奇发明的「晕涂法(sfumato)」。

问:「晕涂法」?

曹:我们的眼睛对焦点很敏感,你看着我的时候,后面的东西很模糊;你看着后面的东西,我就变得很模糊。以前的人不知道,就把前、后的东西都画得一样清楚,看起来很不自然。所以达芬奇把主题放在中间,背景的涂得模糊,这样看起来就很自然。


米高安哲罗(Michelangelo,1475-1564)《创世纪》

曹(续答):这个写实达到了人类前所未有的高度,所以米开朗基罗、达芬奇、拉斐尔,都变成不朽的人物。问题就是,写实到了18世纪后就走不下去了。大家都学会技巧后,写实的东西就失去了艺术的魅力,所以西方开始要转型,要走写意、创意,这就跟东方的接近了。

问:为何这是与东方接近?

曹:东方的艺术从一开始就不是写实的。譬如是新石器时代的玉器雕塑;夏、商、周的青铜器,都是为了祭祀用的,或是用来拜的,所以是不写实的,因为写实就没有神秘感。


红山文化晚期(约公元前3500-3000年)玉龙

曹(续答):中国的艺术源头,一开始就是写意的。所以我们今天看明代的东西,从现代的眼光看起来,不退流行,还是非常现代,这就是明代文艺复兴伟大之处。


「五彩鱼罐」于乐从堂明代晚拍领衔,同场皆是明朝宫廷珍品。值点网(The Value)团队特意选了几件比较罕见、特别的珍器,不知曹先生能否跟大家分享一下呢?


问:可以跟我们说一下宣德「黄釉仰钟式碗」吗?

曹:这个宣德黄釉,在台北故宫有一个,是同一类型的。黄釉的颜色能烧得那么漂亮,也挺稀有的。台北故宫什么瓷器都有,但这样的黄釉就那么一个,挺有意思。


明宣德(1426-1435)黄釉仰钟式碗 双圈六字楷书刻款,估价HK$2,600万 - 3,500万

问:那嘉靖「剔犀如意六方执壶」呢?

曹:一般漆器如果作这种壶的造型,里面没有金属造胎会扭曲。所以此壶里面是锡胎,就等于外来造型,加上中国的漆器,所以很有趣。具外国色彩的中国漆器,我觉得挺特别的,当时买到这件的时候也高兴了很久。那是李氏家族的漆器拍卖,看到这件觉得挺开心的。


明嘉靖(1522-1566)剔犀如意云纹六方执壶 「大明嘉靖年制」楷书刻款,估价HK$600万 - 800万

问:保存漆器有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吗?

曹:漆器怕太干燥,太干燥会裂开。明代的漆器经过了几百年慢慢沉淀,情况比较稳定。现在有些战国、汉代的漆器,通常一出土就发生很大的变化,会扭曲、变形、变色,要特别处理,但明代的就变得稳定下来。你看永乐漆器的光泽、润滑,真的很美,很值得欣赏。

问:同场有较少见的洪武瓷器,该朝的特色是什么呢?

曹:洪武是一个接替、延续,过渡到永乐、宣德,是一个过渡期。元代的影响还在,所以洪武的釉里红、青花,还是有点元代的味道。不过元代的东西,因为要适应中亚的市场,所以花样、器形比较有中东味道。到洪武时候,就回归到中国的味道来。


明洪武 釉里红缠枝花卉纹菱口盏托,估价HK$50万 - 70万


有这样份量的明代珍品专场,对爱好者来说无疑是天大喜讯,而「嘉靖五彩鱼罐」更是收藏界翘首以待的重器。专访期间,碰巧翟健民老师也在佳士得,听到值点网(The Value)正在与曹先生谈及鱼罐,让这位永宝斋主也忍不住坐下来点评一下。



永宝斋主 - 翟健民(右)

翟:收藏的圈子对此重器,期待已经很久了,刚才说到那个鱼纹饰,是用黄地作为底色,然后再上面加红。怎么漂亮曹先生已经解释过了,我希望大家用另外一个角度,去欣赏这个鱼罐。



翟(续答):我们欣赏此罐时,就像在欣赏水族箱,像在海洋公园里面,去看水藻纹、看鱼游来游去。生生不息、活灵活现的画片,生动感用笔画在一件瓷器上,你说是不是巧夺天工。

曹:你刚刚说的「黄上红」,就是「皇上鸿福齐天」,所以看到就是「鸿福齐天」、「金玉满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