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仇国仕 拆解曹兴诚珍藏RMB 1.8亿「乾隆料胎包袱瓶」

苏富比今年香港秋拍,带来「乐从堂主」曹兴诚珍藏多年的「清乾隆 料胎黄地画珐琅凤舞牡丹包袱瓶」,行方预期成交价超过HK$2亿(RMB 1.8亿)。就让亚洲区主席仇国仕(Nicolas Chow),亲自拆解这「包袱瓶」何以如此贵重。

 

料胎珐琅 极致工艺

仇:以现存御制玻璃(料胎)画珐琅器而言,毫无疑问这一件状况最佳。台北故宫收藏了45件御制玻璃器,但它们的尺寸都比较小,其中38件为鼻烟壶,其余为小笔筒、渣斗等。无论在台北或北京故宫,没有一件的尺寸及复杂程度,能与今次这件比拟。

仇:事实上,这种料胎画珐琅器与铜胎珐琅器及瓷胎珐琅器一同绘制,制作料胎画珐琅器难度最高,因为需以同一温度施釉,或以接近玻璃熔点的温度施釉,在技​​术上来说非常困难。

仇:你会看到其他材质的包袱瓶,以瓷胎的包袱瓶为例,吉美博物馆最有名的器物,是一件珐琅彩瓶,肩上饰以绶带。铜胎亦有相近例子,例如台北故宫的画珐琅包袱纹盖罐。


粉彩梅竹包袱纹胆瓶|巴黎吉美博物馆


画珐琅包袱纹盖罐|台北故宫

包袱器形 源自东洋

仇:在外型上,你可看出这包袱瓶像一个玻璃制小袋,顶饰蝴蝶结。这种造型的器物,可追溯至雍正时期传入清宫的漆器。那是清室与日本交流的外交礼物,你可从清宫旧藏看到模仿包袱造形的日本漆器,或是模仿日本传统包袱风吕敷的造形。包袱瓶的设计概念,很可能源自于此。


仇国仕认为,包袱瓶的器形可追溯至日本漆器


描金彩漆包袱式纹长方形盒|台北故宫

字款融入纹饰 雍正珐琅器可见

仇:你可看到「乾隆年制」字款融入了花蕾位置。将字款融入纹饰的做法,在雍正时期的珐琅器可看得到,尤其是铜胎珐琅,或一些鼻烟壶和小型器物,字款融入在足部位置。

仇:凤舞这纹饰设计可能是代表皇后,这可能是乾隆皇帝为了取悦皇后,或皇太后的礼物,亦有可能是乾隆送给母亲的礼物。

来源有序 恭亲王旧藏

仇:这包袱瓶来自「乐从堂」,与数年前我们所售的汝窑来自同一收藏,是收藏界风云人物「乐从堂主」台湾富商曹兴诚珍藏。一件与这包袱瓶器形相近的器物(白料加彩螭龙缠枝花卉囊形樽),现于香港艺术馆收藏,上刻12条螭龙纹饰。两者同一时期出自清宫御作坊,后来一同纳入恭亲王奕訢收藏。

仇:包袱瓶后来分别纳入德裔收藏家巴尔(A.W. Bahr,1877 - 1959),以及美国白纳德伉俪珍藏,直至1988年于香港苏富比上拍。这包袱瓶在当年的拍卖,被香港富商刘銮雄买下。他在2000年再把包袱瓶售出,由曹兴诚购入。他在同一场拍卖,还购入了嘉靖五彩鱼罐。


曹兴诚


白料加彩螭龙缠枝花卉囊形樽|香港艺术馆


明嘉靖 五彩鱼藻纹盖罐


明成化 鬪彩鸡缸杯

仇:我们预期包袱瓶的成交价超过HK$2亿,若你看看这包袱瓶以往的成交价,例如它在2000年以HK$2,424万成交,位列1999年至2000年第2、3位,几乎与上一年鸡缸杯的成交价相约。 (翻查资料,明成化 鬪彩鸡缸杯1999年以HK$2,917万成交,及至2014年再以HK$2.81亿成交。)


清乾隆 料胎黄地画珐琅凤舞牡丹包袱瓶 「乾隆年制」蓝料款

高度:18.2cm
来源(按暂时资料整理):

  • 恭亲王奕訢
  • 巴尔(A.W. Bahr,1877 - 1959)
  • 白纳德伉俪(Paul and Helen Bernat)
  • 香港著名收藏家刘銮雄
  • 「乐从堂主」曹兴诚

估价:行方预期逾HK$200,000,000成交

香港苏富比|2019秋拍

巡展: 2019/9/4 - 22 | 上海、北京、雅加达、曼谷、新加坡、首尔、台北 
预展及拍卖:2019/10/3-8|香港会议展览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