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銮雄、曹兴诚旧藏 乾隆料胎凤舞牡丹包袱瓶HK$2.07亿成交

香港2019年秋季拍卖王者诞生!清乾隆 料胎黄地画珐琅凤舞牡丹包袱瓶,先后为香港富商刘銮雄、企业家「乐从堂主」曹兴诚珍藏,刚刚在苏富比上阵。 HK$1.8亿落槌,连佣HK$2.07亿成交,19年升值8.5倍。这件珍器写下御制料器的全球拍卖纪录,同时成为香港今季拍卖的最贵拍品,兼第五件破亿拍品。


「乐从堂主」曹兴诚


包袱瓶落槌一刻


李佳为客户投得包袱瓶

虽然是天价成交,但竞投过程可以用简洁来形容。拍卖官司徒河伟(Henry Howard-Sneyd)以HK$1.5亿起拍,3口叫价后升至HK$1.8亿,乃苏富比「中国瓷器及工艺品部资深专家」李佳(Carrie Li)替电话客户出价。此后,拍卖场静候了一段时间,司徒河伟见再无出价,决定以HK$1.8亿落槌。

计算佣金后,包袱瓶成交价为HK$2.07亿,达至行方拍前预期。这个价钱亦是御制料器的全球拍卖纪录。

2013年,陶瓷鉴定泰斗耿宝昌先生为台湾顶尖收藏团体「清翫雅集」(曹兴诚曾任会长)撰文,当中就提到这件罕有非常的包袱瓶。耿老在文章中指出,画珐琅是清代独具的彩绘工艺,康熙时期创烧,雍乾时成熟,当中以瓷胎和铜胎最为多见,料胎(即玻璃)器物则较为罕有。大清是中国玻璃器发展的巅峰,皇宫御用的料器工艺复杂,颜色纯正娇艳,五彩斑驳,精美独特。


苏富比亚洲区主席仇国仕(Nicolas Chow)

乾隆朝的画珐琅器,采用西洋绘画技法施彩,色彩鲜艳华丽。今次上拍的包袱瓶,依仗清宫御作坊中能士巧手所制,高18.2cm,正面有「乾隆年制」四字款。耿老当时指出它是「所见最大尺寸的宫廷制料胎画珐琅器,是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

雍正、乾隆时期,包袱装饰是宫廷御用器的流行题材,有指「包袱」取谐音「包福」的吉祥寓意。据档案记载,乾隆帝特别喜欢的各类器皿,都会要求造办处专门配做锦袱包裹,或用楠木匣盛装,并把器物名称、年号刻在匣盖上,以示珍藏。学者认为,包袱纹饰的流行应与此有关。飞凤牡丹纹饰则早见于宋代定州、耀州陶瓷,历元、明、清三代不衰。

「乾隆年制」字款融入了花蕾位置。将字款融入纹饰的做法,在雍正时期的珐琅器可看得到,尤其是铜胎珐琅,或一些鼻烟壶和小型器物,字款融入在足部位置。凤舞纹饰极有可能代表皇后,这应该是乾隆帝为了取悦皇后或皇太后的礼物。


粉彩梅竹包袱纹胆瓶|巴黎吉美博物馆


画珐琅包袱纹盖罐|台北故宫

包袱瓶亦有其他材质的著名例子。以瓷胎包袱瓶为例,巴黎吉美博物馆最有名的器物,是一件珐琅彩瓶,肩上饰以绶带。铜胎亦有相近例子,例如台北故宫的画珐琅包袱纹盖罐。

今次上拍的包袱瓶出身显赫,传为昔日恭亲王奕欣府中宝物。可确定的最早来源,则追溯至入巴尔(A.W. Bahr,1877 - 1959)、白纳德伉俪(Paul and Helen Bernat)典藏。巴尔是德中混血儿,在上海出世,从事贸易生意,晚年把不少藏品捐予大英博物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The Met)等顶尖收藏机构。白纳德伉俪则是波士顿名流,是20世纪美国首屈一指的中国艺术品大藏家,波士顿美术馆有一个以他们命名的展厅。

直至1988年,包袱瓶于香港苏富比上拍,为香港顶尖收藏家 - 富商刘銮雄买下。 2000年,刘氏在苏富比售出包袱瓶,HK$2,424万成交,由「乐从堂主」曹兴诚购入。如今成交价为HK$2.07亿,即升价8.5倍之多,再次见证了他对艺术品的独到眼光。顺带一提,2000年的同一场拍卖中,曹氏还以HK$4,404万投得嘉靖五彩鱼罐(前年在香港以HK$2.13亿成交)。



清乾隆 料胎黄地画珐琅凤舞牡丹包袱瓶 《乾隆年制》蓝料款|乐从堂珍藏

拍品编号:1
高度:18.2cm
来源(经值点网整理):

  • 传恭亲王奕欣(1833-1898年)收藏
  • 亚伯.巴尔(1877-1959年)收藏,上海
  • 保罗.白纳德伉俪(Paul and Helen Bernat)收藏,麻萨诸塞州大波士顿地区布鲁克兰
  • 香港苏富比1988年11月15日,编号75(买家:香港富商刘銮雄)
  • 香港苏富比2000年10月29日,编号2(买家:乐从堂主曹兴诚,HK$2,424万成交)

行方预期逾HK$200,000,000成交
落槌价:HK$180,000,000
成交价:HK$207,086,000


拍卖总结

拍卖行:香港苏富比
专场:有凤来仪 - 乐从堂珍藏乾隆料胎画珐琅包袱瓶
地点:香港会议展览中心
拍卖日期:2019/10/8
拍品数目:1
成交:1
成交率:100%
成交总额:HK$207,086,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