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虎《行书七古诗卷》 尽道一代才子的晚年苍凉

周星驰的电影《唐伯虎点秋香》,想必大家都非常熟悉。电影中的唐伯虎, 风流倜傥、才华横溢,凭借才智与运气,过五关斩六将,最后抱得美人归。

真实的唐伯虎,的确也是才高八斗,可惜却怀才不遇,晚境凄苦。今季春拍,一卷唐伯虎《行书七古诗》现身北京嘉德。唐伯虎此卷书自作诗三首,是这位一代狂傲不羁的才子,在晚年对人生的总结和无奈,写于他从南昌宁王处脱身归里之后。

Lot 394|唐寅(1470-1523)《行书七古诗卷》水墨纸本 手卷

尺幅:30 x 262 cm(书法);30 x 40 cm(后跋 )
钤印:南京解元、逃禅仙吏
题识:吴郡唐寅书似云庄老兄。
后纸:六如居士高才绝俗,书画皆为世所推重。弇州山人谓其书入吴兴堂庑,差薄弱耳。今观此书,纵恣处间用米老笔意,气味纯厚,绝无薄弱之弊,当是晚年得意书也。傲徕老人漫志。 钤印:傲徕山民
鉴藏印:傲徕山房、傲徕山民
估价:RMB 52,000,000 - 62,000,000

唐寅,字伯虎,与祝枝山、文征明和徐祯卿并称「吴中四才子」。他自幼天资聪敏,博览经史,十几岁就认识了祝枝山、文征明等人,一起交游玩乐、谈诗论文。16岁时,他考中苏州府试第一,「童髫中科第一,四海惊称之」。一时间,唐伯虎成了名震苏州城的少年才子。

29岁时,他参加应天府乡试,又夺魁中解元。如无意外,这位才高八斗的年轻人,几年之内必将金榜题名,甚至连中三元,从此登上人生巅峰。

可惜,命运没有善待他。

正当唐伯虎踌躇满志,第二年赴京参加会试时,却卷入科场舞弊案。唐伯虎被革去功名,发充县衙小吏。他深以为耻,坚决不去做小吏,便落魄回乡,结果夫妻反目,兄弟嗤笑,尝尽世态炎凉。仕途无路,唐伯虎开始耽于酒色,游荡江湖,寄情书画。


明 张灵《唐伯虎像》


唐寅《事茗图》卷局部|北京故宫藏

唐伯虎用卖画的钱建成「桃花庵」,自号「桃花庵主」,并作《桃花庵歌》,千古传颂。名句「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正出此处。

唐伯虎以为,从此日子便能一直过得清闲而超脱,无奈他又再一次卷入政治斗争中。1514年,明宗室宁王重金征聘44岁的唐伯虎到南昌当师爷。

在宁王府中,唐伯虎发现,宁王是要招徕各方人才,图谋造反。谋反可是死罪,为求保命,唐伯虎佯装疯癫,脱身回归故里。后来宁王起兵造反失败,唐伯虎幸而避过杀身之祸。

经历生死逃亡,这位曾经意气风发的一代才子渐趋消沉,转而信佛,自号「六如居士」。从南昌回家后常年多病,加上不会持家,晚境凄凉,54岁时撒手尘寰。


「逃禅仙吏」印

此件《行书七古诗卷》是他较晚年之作。上钤的「逃禅仙吏」一印,便是他从南昌宁王处脱身归里后所刻。所书诗文的内容充满淡泊功利、看破人生、心灰意冷的感慨和思绪。诗中一句「明年今日花开否,今日明年谁得知?」看破红尘。

此作所书内容主要是自作诗三首,分别是《花下酌酒歌》和《席上答王履吉》,两诗均见于《唐伯虎全集》,字句略有出入;第三首诗,似乎是当场发挥,写给上款人「云庄老兄」,故未见《唐伯虎全集》入录。

唐伯虎善书法,初学唐欧阳询,后专学赵孟俯行书,得其宽博绮丽之势。此卷书法率意自如,洋洋洒洒,以雄直取胜,酣畅痛快,一气呵成连写三首诗,没有分割。诗意放达,直白如口号民歌,但却是真性情的流露。写时直抒胸臆,不假思索,接连出现漏字、重字。


唐寅《行书七古诗卷》局部


卷上接连出现漏字、重字

此卷将于今季北京嘉德拍卖,是古书画的领衔作,估价RMB 5,200万 - 6,200万。

据行方资料,此作于上世纪60年代,曾入藏北京故宫,在80年代国家文物局组织的全国文博单位书画鉴定时,经谢稚柳、启功、徐邦达、刘久庵、杨仁恺等专家过眼,并著录于《中国古代书画图目》第一册故宫藏品部分;80年代后期作品退回原主。

翻查拍卖纪录,此作于2016年亦曾于北京嘉德上拍,当时估价RMB 5,000万 - 6,000万,最后以RMB 5,957万成交。

唐伯虎现时的拍卖纪录于2013年写下,《石渠宝笈三编》著录的唐伯虎《松崖别业图卷》在北京保利上拍,以RMB 7,130万成交。


唐寅《松崖别业图卷》以RMB 7,130万成交


拍卖详情

拍卖行:中国嘉德(北京)
专场:大观 - 中国书画珍品之夜 • 古代
拍卖地点:嘉德艺术中心(北京市王府井1号)
拍卖时期:2021/5/18|7:30pm
拍品数目: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