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学「赝品博物馆」匆匆闭门|丑闻始末与最新发展(10/24更新)

10月15日,「重庆大学」四字以石破天惊之势,成为内地互联网热搜关键词。起因却不是什么好事,而是这间著名学府耗资RMB 600多万兴建的博物馆,竟然被指是「赝品博物馆」,而展出的低仿假货更是由该校教授捐出。事情一发不可收拾,一时间烽烟四起:博物馆慌忙关闭、涉事教授有卖假画前科、馆长原来是涉事教授的儿子、博物馆原来从未获得文物局审批……值点网按时间线为大家整理风波始末,并持续更新最新消息。



内地传媒拍摄的重庆大学博物馆开幕展照片


重庆大学博物馆揭幕礼

10月7日|隆重揭幕

重庆大学博物馆隆重揭幕,同时举办开幕展「大象有形 - 中国古典造型艺术展」。由于今年是重庆大学90年校庆,故新建博物馆被视为其中的重要庆典。据《新京报》报道,博物馆展厅总投资RMB 605万,建筑面积1494平方米,位于虎溪校区艺术楼,由连廊改造而成,包含展厅、会议室、办公室、精品储藏间等等。

当地传媒报道,展览呈献「佛教造像、玉器、青铜器等400余件展品。展馆墙壁上,还有系统介绍青铜器历史、制玉工序、各种纹饰图案含义的文字说明和图表等,充分展现中国古典造型艺术的发展脉络和传统文化魅力。」而这些展品,乃是由该校教授吴应骑捐出。

翻查资料,吴应骑捐赠予重庆大学博物馆的藏品逾600件。当中300多件于2016年捐出,另外342件于今年2月捐赠,涵盖青铜器、陶器、瓷器、玉器等。 2016年捐赠时,他曾向传媒表示,「这些文物都是经过相关专家鉴定的,非常珍贵的文物占到60%以上。我希望重庆大学的博物馆能建设成全国高校中一流的博物馆。」



涉事「元代瓷器」展品,截图自《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 》


涉事「汉代玉跪人」展品,截图自《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 》

10月14日|微信文章爆出赝品门风波

展览开幕首周,气氛平静,内地媒体不见有后续采访。直到10月14日,微信公众号出现了一篇名为《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 》的文章,平地一声雷,把重庆大学博物馆推上了风浪尖上。

全文3,000余字,虽然以嘻笑怒骂的行文来指责展品是低仿假货,但笔者不但图文并茂点出展品问题所在,更不时以著名博物馆的展品作比较,明显做足功课。图片来源方面,似乎有网络流传的,以及笔者拍摄的。

文章笔者自称老江,指近日到访重庆大学博物馆,保安和职员却千方百计不让他拍照,令他心生疑窦。结果一看之下,骇然发现满馆都是赝品。以下为文章段落节录,主角是一乘铜马车展品:


涉事铜车马展品,截图自《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 》


涉事铜车马展品,截图自《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 》


涉事铜车马展品,截图自《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 》


秦始皇陵铜车马,现藏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国家一级文物

「……粗略看过几十件展品后,我好像是明白一点了。尤其是那件改装版秦始皇陵铜车马映入眼帘时,一个大胆的想法突然从脑子里闪过:莫非,吴教授捐给重庆大学的,竟然是几百件赝品,而重大耗资数百万建立的,居然是一座赝品博物馆?这太匪夷所思了,我差点就吓死了自己……

改装版铜车马体量硕大,通体错银。在马的造型和车的制式上,完全模仿秦始皇陵铜车马中的一件,尽管形制有些别扭,做工颇感粗糙,细节也不怎么讲究,但人家马多呀,比秦始皇座驾还多了两匹马。四前两后,整整六匹,马力强劲。秦皇汉武,输掉哪里只是文采……

搞这么大排场,大概是循了"天子驾六"的意思。 《尚书》《春秋》《史记》都曾经曰过:周天子的座驾有六匹马。但真正的"天子驾六",却只在河南洛阳出土过一处早已朽坏的东周真车真马遗迹,而且,六匹马是一字排开的……


涉事轺车展品,截图自《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 》

除了这个,展厅里还有一件迷你版轺车,电镀工艺,新潮轮毂,嵌玉镶宝。车上坐着一土财主模样的人,抄着双手,缩头缩脑,神情呆滞。一副生无可恋、信马由缰,爱特么去哪儿去哪儿的样子……

据我所知,这种轺车一般是没有后车箱板的。这显然不太符合当今的安全规范,万一乘客不小心摔下来咋办?所以,厂家对车箱结构进行了合理改进,车盖的柱子加粗了好几倍,还加装了厚实且完全焊死的防撞后挡。这样一来,虽然上下车会有些不便,但安全性绝对是有提升的。而且一举多得,平时拉个货、买个菜什么的,也特别实用……


涉事「汉代雁鱼铜灯」展品,截图自《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 》


西汉彩绘雁鱼铜灯,现藏陕西历史博物馆


涉事展品,截图自《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 》

高达一米多的汉代雁鱼铜灯plus!造型来自平朔秦汉墓或海昏侯墓出土文物,省掉了不少细节,体积却比它们大了十倍有余。这么庞大的铜灯,重博竟有一对儿,兴许是汉代大街上当路灯用的吧……

镀金镶人工合成绿松石以及不知名合成宝石的乌龟,把电镀工艺和人造宝石的历史向前推进了两千多年……」


涉事「商代兽面纹鼎」展品,截图自《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 》


涉事「汉代琉璃」展品,截图自《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 》


涉事「汉代琉璃子母龙水滴」展品,截图自《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 》


涉事「唐代绞胎骑马俑」展品,截图自《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 》

此外,怀疑是低仿假货的展品还有许多,包括「商代青铜器」、「汉代琉璃」、「汉代玉器」、「唐三彩」、「元代瓷器」、「清代官窑瓷器」等等,五花八门,令人目瞪口呆,大呼不可思议。

文章同时指出,「所有藏品均由重庆大学教授、著名收藏家吴应骑捐赠」,以及「据说,吴教授的公子和儿媳现在都供职于重大博物馆(即重庆大学博物馆),分别担任馆长和展览部主任,全家人都在为博物馆事业做贡献!」

同日夜晚,有内地媒体联系上文章笔者。笔者直指展品是仿制品,工艺粗糙,颠覆文物常识,普通参观者也能发现破绽,称愿意为自己说的话负责。



涉事「三彩骆驼载乐俑」展品,截图自《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 》


涉事「唐三彩仕女俑」展品,截图自《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 》

10月15日 下午|博物馆闭门、文物局调查、馆长与捐赠人是父子

上述文章一石激起千重浪,「重庆大学赝品博物馆」成为内地互联网热搜词汇,以逾600万搜寻登上百度搜索热点三甲位置,内地传媒当然亦加入报道采访行列。

众报道当中,《澎湃新闻》尤为全面。首先,记者实地走访,证实重庆大学博物馆已经暂时闭馆。这间上海媒体引述曾任职内地著名博物馆的文物专家,指展品「绝大多数已经是假冒到荒唐的地步」,及「就重庆大学博物馆这样的展品,这就不是争议了,而是假得离谱」。报道又引述重庆市文物局消息,指重庆大学博物馆是民间博物馆,未在该局报备审批,局方已介入调查事件。

同日下午,事件主角 - 吴应骑教授的女儿 - 吴晓妮向《澎湃新闻》确认,重庆大学博物馆现任馆长吴文厦是她的兄长,亦即是吴应骑儿子。她称,父亲吴应骑从来没有利用职务权力,把儿子调到身边。至于哥哥吴文厦,在重庆大学工作十多年,「资历没有问题,在这点上我们问心无愧」。


涉事「清乾隆瓷器」展品,截图自《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 》


涉事佛教造像展品,截图自《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 》

同日稍后,吴文厦接受《澎湃新闻》访问,强调自己在重庆大学工作已有十余年。他担任馆长之前,在该校艺术学院教导绘画,平时也会负责策展工作。重庆大学成立博物馆后,他是经过学校考察研究,方得到任命。

吴文厦又表示,其父吴应骑捐献藏品被指赝品一事,重庆大学正在调查,学校宣传部门将统一对外发布。重庆大学亦作出官方声明,指校方「高度重视事件,立即成立专门工作组,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对该情况进行核查,核查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据重庆大学资料,吴应骑教授为该校「人文艺术学院原副院长,198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青年时嗜收藏,精于鉴赏,喜爱书画和瓷器,专攻中国美术史。为专业研究曾南下云南丽江东巴文化、元谋人的发祥地及大足石窟等,并对中国的各主要博物馆进行了考察。直接受业于启功、徐邦达、谢稚柳等名家,又与李可染、刘开渠等大师交往甚笃。」


事件主角吴应骑教授


重庆大学博物馆已暂时闭门

《新京报》表示,重庆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曾于2016年1月撰文,指2015年12月时, 重庆大学邀请国内14位博物馆建设及文物专家,评估重庆大学教授吴应骑拟捐赠之藏品,并谈论筹建重庆大学博物馆与重庆大学文博研究院是否可行。

报道同时指出,「中央美术学院前党委书记、中国美术家协会雕塑艺委会主任盛杨,北京电影学院文物修复与鉴定专业教授胡德智,中国国家博物馆专家乔万宁等表示,『吴应骑藏品种类齐全,数量众多,体系完善,是承载着中华文明的符号,部分藏品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艺术、社会学研究价值,拟捐赠的藏品具有重要的教育和科研价值,对于我国历史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当代大学生和社会公众历史文化知识的普及具有重要意义。』」


10月15日 晚上、10月16日 早上|吴应骑有卖假画前科、曾客串《天机:富春山居图》

《新京报》与《澎湃新闻》都刊登了爆炸性访问。受访人是原四川美术学院教师林木,与吴应骑那时为同事,直指后者早有卖假画前科。当时吴应骑是院报《当代美术家》主编,与一位杨姓人士合作开设画廊。 90年代时,两人曾经以一、两百元在成都买入一幅傅抱石假画,再以五万元转手售予一位北京买家,结果东窗事发,闹得沸沸扬扬。


2007年,「吴应骑教授家族收藏展」在重庆举办


吴应骑(右)与余秋雨(左)一同客串《天机:富春山居图》

据访问内容,买家得悉购得赝品后,把吴应骑告到重庆,当时《重庆商报》也有报道。至于林木本人,称自己当时写了一篇《假教授卖假画》的文章,在北京《文艺报》头版刊登。为什么叫吴应骑做「假教授」?林木回应指,是因为吴应骑在四川美术学院属于行政部,而非教育部。林木又联同学院多位老教授联署,写信向时任重庆市委书记、市长、教委、新华社上告。最终,重庆教委罢免了吴应骑的职位,而吴应骑也把金钱退还给受害人。

四川美术学院原副院长唐允明接受其他媒体访问时,也指学院领导班子当时开了党政联席会,对吴应骑免职,证实了林木的说法。吴应骑女儿吴晓妮回应《新京报》查询时,确认上述的假画事件,但否认父亲曾遭免职。

内地传媒翻查资料时发现,吴应骑曾与著名作家余秋雨,一同客串刘德华主演的电影《天机:富春山居图》。吴应骑当时向传媒表示,导演认为片中最后的典礼场景,除了主角以外,亦应该出现一些文化界名人。由于他在「美术史的研究有一定成就」,剧组便邀请他参加拍摄。



涉事「汉代青铜凤凰」展品,截图自《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 》


涉事展品,截图自《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 》

10月16日|吴氏家族经营多间艺术公司

根据「天眼查」手机app(内地工商单位征信用),吴氏家族拥有多间公司,父亲吴应骑3间、女儿吴晓妮7间、儿子吴文厦2间。这些公司大多与艺术有关,而且有所相互重叠。

其中一间名为「重庆国立美术研究院」,三人曾共同担任法人,后来吴文厦退出。公司如今由吴晓妮(持股64%)及吴应骑(持股36%)拥有。内地传媒指出,含「中国」字眼或「国」字作首的商标审查,一般十分严格。

「重庆国立美术研究院」注册资本RMB 50万,业务包括瓷器及工艺品的零售。有内地网民质疑,吴应骑捐赠的藏品,会否就是这间公司的零售工艺品。吴晓妮回应说,「有人说就让他们说吧,越离谱越好」。



涉事「汉代琉璃龙纹壁」展品,截图自《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 》


涉事「汉代琉璃龙纹壁」展品,截图自《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 》

10月17日|专家与捐赠者关系密切,究竟有否鉴定过藏品?

内地传媒翻查资料,找到纪录说「2015年,重庆大学邀请国内14位博物馆建设及文物专家,评估重庆大学教授吴应骑拟捐赠之藏品。」可是这次评估活动的其中一位专家- 前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副教授曾陆红,却否认有鉴定过这些藏品。

曾陆红接受《中国新闻周刊》访问,指当天并不是去鉴定,只是去看看吴应骑捐赠之物,「当时现场没有做出茫么鉴定和评价,我们去主要就是看了他(吴应骑)的藏品,然后对这些藏品,做了一些艺术上的漫谈,谈谈自己的感受和它的艺术性就这些。」

《中国新闻周刊》又指出,参与这之评估的专家与吴应骑关系不浅。举例说,中央美术学院前党委书记盛杨,现任「刘开渠艺术研究院」之院长。据「天眼查」系统,吴应骑就是「刘开渠艺术研究院」的法人兼执行院长。



涉事「汉代俑」展品,截图自《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 》


涉事「玉猪龙」展品,截图自《重庆大学耗资670万建了一座赝品博物馆? 》

10月23日|内地藏家认为吴应骑是「国宝帮」

《中国新闻周刊》指出,吴应骑一直经营工艺品生意,且被不少内地藏家归纳为「国宝帮」。据报道内容,吴应骑于90年代晚期,在重庆旅游局开办的购物中心租了一个近300平方米的店面,取名「重庆画院」,卖些「古玩」,后因拖欠租金被封店。

2003年,他和女儿成立「重庆国立美术研究院」,经营范围包括艺术品咨询,零售瓷器、工艺品等等。事实上这个「研究院」,是位于重庆珊瑚公园的私人展馆,面积约1,000平方米,曾展出147件私人藏品。报道指出,「多位圈内去看过的人回来后,都当作笑料谈。」而不少收藏真品的藏家,都认为吴应骑是「国宝帮」。

国宝帮是收藏界用语,《凤凰财经》对此有相当传神的解释:「收藏理念执着并非常自信,囤积了大量赝品的民间收藏者。因认为在地摊上能够捡漏收到『国宝』而得名。」

国宝帮中,有真心以为自己买到珍品的人士,但亦有借此心理来欺骗百姓的生意人。报道引述一位资深收藏家称,「吴应骑一直在做流通,是比如说谁想要顶级官窑,他就可以提供,他相当于是个供货方。」重庆收藏家孟言旭接受访问时表示,「他们这么做的逻辑是:你看我的东西,博物馆专家都认同了,说明我很厉害嘛。『我的家里面还有藏品,比这还好。』我就可以忽悠下一个买家。」

事情若有进一步发展,我们会再更新此文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