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之孙不从医做画家 细析卢西安笔下的肖像画

12月8日是卢西安・弗洛伊德(Lucian Michael Freud)的生日。相信大家一看到这姓氏就已经猜到了——没错,他是精神分析始创者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孙子。西格蒙德的精神分析理论撼动了世界,而卢西安则成为了当代身价最高的艺术家之一。


卢西安・弗洛伊德(Lucian Michael Freud)

从柏林到英国的弗洛伊德家族

1922年卢西安于柏林出生,其父是建筑师恩斯特・弗洛伊德(Ernst L. Freud,西格蒙德的第四个孩子)。弗洛伊德家族因有犹太血统,1933年恩斯特为逃避纳粹的迫害而首先逃难到英国。其后,警觉性较低的西格蒙德在局势进一步恶化后,1938年亦来到伦敦。

弗洛伊德家族中的各成员各有发展,卢西安进入英国的美术学院,后来亦选择成为画家,成为了跟祖父一样是精神分析师的姑姐安娜(Anna Freud)以外,整个家族中最有名的一位。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与他的女儿安娜・弗洛伊德(Anna Freud)

早期的超现实主义探索

卢西安经历过画风的转折,一开始曾受德国表现主义(German Expressionism,最著名的是孟克(Edvard Munch)《呐喊》一画)影响,但他本人否认。卢西安亦曾追求超现实主义,绘画不自然地并置的物件。

卢西安这时期的人像画,多幅都以自己第一任妻子 Kitty Garman 为模特儿,在他笔下她有着不寻常地巨大的眼睛;而他的非人像画于色彩、构图、物件之间的关连性与置放方式,都不难找到超现实主义的影子。


《女孩与郁金香(Woman with a Tulip)》 (1945)


《女孩与小猫(Girl with a Kitten)》 (1947)

其后卢西安与其他英国画家不太严格意义下的伦敦画派(the School of London),他们的共通点是都偏向具像艺术(figurative art),不太跟随当时崛起的抽象表现主义(abstract expressionism)。画派中卢西安跟画家法兰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是亲密好友,两人会互相作为模特儿画对方。卢西安尤其羡慕这位朋友奔放的笔触与形体,培根亦鼓励他尝试新画风。


卢西安的《法兰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1952)


法兰西斯・培根的《卢西安・弗洛伊德的肖像(Portrait of Lucian Michael Freud)》(1951)

中、后期风格的成形

卢西安于五十年代开始专注于画肖像与裸体画,《女孩与白狗》(Girl with a White Dog)象征他的转折期。画中可见他同样以妻子为模特儿,而她这次接近展示出全身像,五官比例亦调整过。我们可以注意到卢西安以光暗与透视法,像真地呈现沙发表面布料的折痕与材质。布幕、沙发以至门的一部分,都呈现出完整场景的写实感,不论是置于物件以至构图的方式,都跟以往作品非常不同。


《女孩与白狗(Girl with a White Dog)》(1950-1951)

六十年代卢西安终于确立了自己成熟的风格,他使用厚涂法(Impasto),使人物与物件都呈出饱满感。卢西安在绘画人体时,为了使颜色独立、分明,他甚至每划一笔就会洗一次笔刷,让颜色多变而不是混在一起。卢西安习惯背景多使用暗哑色,跟人物多变的明亮色形成对比。


《反思(自画像)(Reflection(Self-Portrait))》(1985)

每次绘画新的模特儿,卢西安都习惯会先画头部,好让自己熟悉所画之人。卢西安一直不太懂得拿捏一幅画什么时候才算是“完成”,他有种独特的直觉,就是当他觉得自己在画别人的画时,那幅画就该算完成了。就卢西安的“完成品”来看,相比人物身体的其他部分,可见他画得最仔细的是头部。

我们看卢西安的中、后期作品,首先会被画作的真实感震摄,人物的神情极具说服力(虽未必是模特儿自身带有的)。仔细点看,我们会看到人物是由模糊的线条与色块构成,可是他的作品虽带粗糙感,但绝不粗略,可见其色彩之中但蕴含着极为丰富的变化,面部特征尤为细致,观者愈专注认真看,愈会发掘出更多细节。


《Double Portrait》(1985-1986)

弗洛伊德的模特儿

卢西安个性上是个私密的人,几乎只以家人与朋友(亦有情人)为模特儿绘画,亦没有理会世界艺术风潮的更替,只不断地画他的人像画。

曾担当卢西安模特儿的艺评家 Martin Gayford,忆述第一天来到卢西安的工作室时,画家说:“这个姿势够自然吗?我希望对模特儿尽可能不投入我的理念。”


Martin Gayford本人


卢西安的 Martin Gayford《Man with a Blue Scarf》(2003-2004)

卢西安习惯站着或(较老年时)坐在高椅上,面对于坐着或躺着的模特儿,绘出俯视视点的画面。有评论认为他作品经常描绘人物坐卧在沙发或卧床之上,是受到祖父那有名而具标志性的躺椅影响,佛洛伊德让他的被分析者(病人)躺着上面,谈论自己的梦与精神异常征状。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的躺椅

卢西安会严格区分白天的自然光源作品与晚上的室内人工光源作品,他每天就随着日与夜,努力地交替画着两种作品,他的模特儿就按这两个时间来到他工作室,模特儿之间几乎不会见面或有交集。

因卢西安的画法,就单幅作品而言,他作画过程通常都非常缓慢。即使在画背景时,卢西安仍要求模特儿照样在场。《莉亚,裸体肖像 2007》(Ria, Naked Portrait 2007)一共花了十六个月才完成,每天都要模特儿来工作室(只有四天例天),每节时间五小时,总共花了二千四百小时才宣告“完成”。


《莉亚,裸体肖像 2007》(Ria, Naked Portrait 2007)

卢西安虽然在英国画坛的名气极大,但亦受过刻薄的劣评。他曾经主动提出为英女王伊利沙伯二世画像,但英国媒体对这幅王室人像画反应不太好,《太阳报》就刻薄地说这简直是幅“歪曲事实的滑稽漫画”(a travesty),并说把女王画得如此丑,卢西安应该被锁进伦敦塔(the Tower)里。


《Queen Elizabeth II》(2000-2001)

拥有最高成交金额作品的在世艺术家

卢西安他在1995年创作的《睡着的救济金管理员》(Benefits Supervisor Sleeping),2008年以3360万美元卖出,让他成为史上有着最高成交金额的在世艺术家。其后,他更早的《在休息的救济金管理员》(Benefits Supervisor Resting)于2015年以5620万美元卖出,再破前幅画作,可惜卢西安已于2011年离世。


《睡着的救济金管理员(Benefits Supervisor Sleeping)》(1995)


《在休息的救济金管理员(Benefits Supervisor Resting)》(1994)

人像/肖像画是艺术史中的古老绘画体裁,卢西安的作品,可说在这部历史中新添了一页。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Wien)总监 Dr. Sabine Haag 曾这样形容卢西安:“他最大的悖论,或是他最大的成就,就是他的作品在艺术史博物馆中会显得太当代,在当代的美术馆中又显得太接近艺术史。”

【文章授权转载自《香港01》,更多艺术、新闻娱乐生活资讯,立刻下载App。】

【本文经编辑删节,原文刊于“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