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富比古董拍卖表现乏力 「乾隆紫檀插屏嵌东汉玉璧」HK$4,500万底价落槌

香港苏富比春拍现当代艺术表现强势,然而来到中国古董版块,却后继无力。 「凝盈一色」专场今日举槌,全场56件拍品,成功售出35件,成交仅率62%。总槌价为HK$1.22亿,远远低于HK$1.94亿的拍前低估价总和,成绩未如理想。

封面拍品乃一件清乾隆紫檀插屏,屏芯嵌东汉古玉璧,刚及低估价便落槌,连佣HK$5,370万成交,夺得全场成交魁首。同场一件宋朝钧窑瓷盘,在短短两年升值逾HK$1,900万,升值速度令人咋舌。

至于全场估价第二高的拍品,一对武则天时期菩萨立像,则流拍收场。

Lot 9|东汉/清乾隆 御赏嵌「延年」龙凤纹璧紫檀插屏(成交冠军)

《乾隆庚寅孟春月御题》、《乾隆庚寅御题》款
「古香」、「太玉」、「干」、「隆」印
高度:通高 30.8 cm;璧 23.8 cm
来源:

  • 香港佳士得1990年10月10日,编号1901
  • 蓝田山房收藏,约1995年
  • 德馨书屋收藏
  • 香港苏富比2007年4月8日,编号603

估价:HK$45,000,000 - 60,000,000
落槌价:HK$45,000,000
成交价:HK$53,771,000

此插屏估价HK$4,500万 - 6,000万,为全场估价最高的领衔拍品。插屏以「不可撤回的出价」(Irrevocable Bid,简称 IB)形式上拍,预先寻找买家,免却流拍之忧,可谓立于不败之地。 IB常见于现当代艺术拍卖,在古董版块则极少见。

拍卖官以HK$3,000万起拍,获6口出价,亚洲区CEO程寿康替牌号「L0035」的电话委托客户喊价HK$4,500万,赢过其他对手。此插屏连佣以HK$5,377万成交。

乾隆爱玉,清宫遗存的古代玉器,大多数是在乾隆时期搜集的。这些古玉经过乾隆御览后,被收存、陈设于各处宫殿之内。此乾隆御赏嵌「延年」璧插屏,就是一例。

此件插屏的屏芯正面、底座、披水牙和站牙上均雕刻细密精致的纹饰。屏芯正面中间被掏空,四周有凹槽,镶嵌一块汉代出廓玉璧,玉璧中心用雕有乾卦图案的紫檀木圆脐固定。插屏背面芯板上刻隶书填金乾隆庚寅年(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御题诗一首。

这件插屏的真正主角,应该是镶嵌在中间的那块玉璧。玉璧呈白色和黄褐色,质地甚为温润。璧分内外两圈,内圈琢排列整齐的乳钉纹。台北故宫的玉器专家邓淑苹曾作研究:其一,从装饰意味浓厚的纹饰及镂雕铭文可知,此璧为东汉晚期的玉器;其二,由其体量和雕工可定为宫廷御用之物。


Lot 20|唐初高宗至武周时期 石灰岩雕大势至与观世音菩萨立像一对

高度:67 cm
来源:

  • Grenville L. Winthrop(1864-1943年)收藏,纽约,1925年前入藏
  • 山中商会,纽约
  • 纽约帕克.博内艺廊,1944年5月27日,编号805
  • 卢芹斋,纽约
  • 卢芹斋继承人 Frank Caro,纽约
  • James W.(1913-1990年)及 Marilynn Alsdorf 伉俪收藏,芝加哥,1961年入藏
  • 埃斯卡纳齐,伦敦,1990年
  • 纽约佳士得1998年9月16日,编号283至284
  • 欧洲显赫收藏
  • 纽约佳士得2018年9月13/14日,编号1123及1124

估价:HK$35,000,000 - 45,000,000
流拍

此对菩萨立像,于2018年曾于纽约佳士得上拍,当时合共以近US$525万(RMB 3,600万)成交。今季在苏富比再度亮相,估价HK$3,500万 - 4,500万,可惜乏人问津,流拍收场。


以下为大家报导成交第二至五位:

Lot 16|宋 钧窑天青釉紫斑折沿盘(成交亚军)

直径:18.5 cm
来源(The Value整理):

  • 小听帆楼收藏
  • 香港伦敦苏富比2003年11月12日,编号134
  • 埃斯肯纳齐(Eskenazi),伦敦
  • 十面灵璧山居,编号 EK200
  • 北京保利2019年6月5日,编号5494(RMB 6,440,000)

估价:HK$18,000,000 - 25,000,000
落槌价:HK$22,000,000
成交价:HK$26,795,000

获得成交亚军的宋朝钧窑瓷盘,2019年在北京保利拍卖时成交价才RMB 644万。两年后的今天,成交价火速飙升至HK$2,679万,升值逾HK$1,900万。

此钧窑瓷盘以HK$950万起拍,共获13口出价至HK$2,200万,主要为现场买家之争。最终由手持「8803」号牌的现场男士投得。

宋朝五大名窑,「汝、官、哥、定、钧」。钧窑以变化万千、变幻莫测的釉色而闻名。所谓「入窑一色,出窑万彩」,呈色在入窑烧制以前无法预测,出窑后也绝对没有相同的。就算配方相同,亦会因色釉厚薄、入窑烧制的位置、温度而千变万化。

这种五色变幻的高温瓷,打破了宋代单色瓷独步天下的局面,开拓出厚釉彩斑的新领域。

钧窑以天青及天蓝色居多,如带紫色斑块则为上品。

这并非说有紫斑就等于是最顶尖的钧窑 - 紫斑深浅、构图、分布、乃至和天青颜色的碰撞配搭效果,皆是鉴赏判断钧窑瓷器高下的指标,会对价值有所影响。

是次拍卖的宋朝钧窑盘,有纪录之首次拍卖是2003年在苏富比易手,此后成为古玩业界翘楚-「中国古董教父」Eskenazi所藏,再售予鼎鼎大名的「十面灵璧山居」。

1989年,明朝名家吴彬《十面灵壁图》在纽约以US$121万成交,写下中国古书画拍卖纪录。来自美国的买家得此珍品,爱之如惜,决定以之作为藏窦之名,是为「十面灵壁山居」。

山居主人自此陷进中国艺术当中,从古书画出发,开始涉猎家具、陶瓷等范畴,对藏品要求严格,最终成为收藏名家。以陶瓷为例,皆有真正专家为之把关:高古瓷器大都购自纽约著名古董商蓝捷理(J.J. Lally),明清官窑则多由Eskenazi掌眼。


「中国古董教父」Eskenazi

这两年来,「十面灵璧山居」藏品重现市场,基本上由保利独家拍卖。

这件宋朝钧窑盘亦不例外,于2019年6月在保利北京春拍「佞宋十面灵璧山居暨东瀛雅蓄宋元清翫」专场亮相,当时估价RMB 120万- 150万,最终以RMB 644万易手。是次于香港苏富比拍卖,虽然估价在短短两年内大幅急升至HK$1,800万 - 2,500万,但藏家依然买单。

传统上,古董主场买卖周期以5年起步,意思是一件古董每次拍卖最少相隔5年。纵观近年拍卖市场,这个周期已经愈来愈短。尤其是当代艺术,周期即使由以往的几年缩短至只得一年、乃至数个月都有。


「宋 木雕加彩观世音菩萨坐像」日前以HK$4,572万易手

日前,一尊「宋 木雕加彩观世音菩萨坐像」在香港苏富比连佣以HK$4,572万易手。翻查纪录,此尊菩萨在2020年6月,在纽约苏富比拍卖,当时成交价只是US$134万(RMB 935万)。在短短一年之内,观音像升值了3.5倍之多。


Lot 29|明末至清初 黄花梨六方材霸王枨条桌成对(成交季军)

尺寸:183 x 51.7 x 84.5 cm
来源(The Value整理):

  • 其一|黎氏家族收藏、纽约佳士得2015年9月17日,编号916(US$629,000)
  • 另一|霍艾(Ignazio Vok)博士收藏,意大利

估价:HK$20,000,000 - 25,000,000
落槌价:HK$20,000,000
成交价:HK$24,375,000

去年拍卖界掀起一阵「黄花梨热」,当中以苏富比「凝盈一色」专场的黄花梨明式家具成绩最为瞩目,引来收藏家疯抢,大部份更以估价数倍以至10数倍落槌。

不过这股热潮似乎未有延续到到2021年。全场共有12件黄花梨家具,其中6件流拍,而成功售出的,悉数在估价范围落槌,未有出现去年疯抢的情况。

一对「明末至清初黄花梨六方材霸王枨条桌」,以HK$1,300万起拍,共获7口出价至HK$2,000万落槌,由中国艺术品部专家李佳为牌号「L0007」的电话委托客户投得。此对条桌连佣HK$2,437万成交。

此对黄花梨霸王枨条桌,造型简约爽朗,上束下舒。条桌整体以直线为主题,切线成面,极​​富刚阳之感。霸王枨是家具的一种榫卯结构,用于加固腿足,据说名称源于「霸王举鼎」的故事。

话说秦朝末年,项羽和叔父项梁在江南起义,招兵买马。有将领名曰桓楚,要项羽举起千斤大鼎,证明自己有万人敌之力,才愿意加入项氏阵营。项羽先让桓楚四个手下尝试,大鼎纹风不动。项羽于是大呼一声,以一人之力举起千斤重鼎,更三起三落,令桓楚心悦诚服。 「霸王举鼎」,自始成为千古美谈。霸王枨可加强桌面承重的能力,如项羽举鼎,故有此名。


Lot 13|清雍正 胭脂红釉小杯《雍正年制》款(成交第四位)

尺寸:6.5 cm
来源(The Value整理):

  • 香港苏富比1994年5月4日,编号99
  • 乐山堂收藏,台北
  • 香港苏富比2008年4月11日,编号2502
  • 香港苏富比2015年4月7日,编号117(HK$4,040,000)

估价:HK$4,000,000-6,000,000
落槌价:HK$5,000,000
成交价:HK$6,225,000

Lot 5|北齐 大理石释迦牟尼佛首(成交第五位)

高度:27.8 cm
估价:HK$3,000,000 - 5,000,000
落槌价:HK$3,000,000
成交价:HK$3,780,000


拍卖总结

拍卖行:香港苏富比
专场:凝盈一色(三)
拍卖日期:2021/4/22
拍品数目:56
成交:35
未成交:21
成交率:62%
成交总额:HK$149,482,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