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利香港十周年的高古佛法会 民国古董大腕旧藏金代木雕菩萨生辉领衔

古董收藏很多时是一个向上追溯的学习过程。以瓷器为例,一开始最易为明清御窑的缤纷万彩吸引,然后逐步欣赏高古宋瓷的单色之美。

佛教艺术也一样,历经明清鎏金造像的华贵洗礼后,又会为宋元木佛的古朴脱俗所惊艳。全球拍卖重镇当中,高古佛传统上在纽约最受欢迎,然近年在香港的高价成交日多,大有后起赶上之势。

本季保利香港十周年庆典,就诚意策划「北美十面灵璧山居等海外名藏重要佛教美术」专题,带来一系列罕有高古佛像,其中以两尊金朝的木雕彩绘菩萨最为耀眼,高逾1.4米,乃民初古董大腕霍明志旧藏,早在30年代便于花都巴黎扬名海外。

介绍今季佳品前,先与大家回顾近年高古佛重点成交:

  • 唐 石灰岩雕大势至菩萨立像,67cm|纽约佳士得,US$3,252,500(Eskenazi旧藏)
  • 唐 石灰石雕菩萨立像,100cm|纽约佳士得,US$4,335,000(琼肯三世旧藏)
  • 辽/金 木雕彩绘水月观音坐像,66cm|香港佳士得,HK$30,100,000(Eskenazi旧藏,香港慈山寺胜出竞投)
  • 五代/北宋 十/十一世纪 木雕菩萨立像一对,171/173cm|香港佳士得,HK$45,205,000(山中商会旧藏)
  • 宋 木雕加彩观世音菩萨坐像,137cm|香港苏富比,HK$45,728,000(John Richard Young旧藏)
  • 金 木观音坐像,82cm|巴黎佳士得,€2,900,000(传为著名印象派古董商Paul Guillaume旧藏,法国古董商Rousset胜出竞投)

我们从中可看到三个要点:

  1. 唐朝以石为上,宋佛(包括辽、金两朝)以木为尊
  2. 收藏人名单显赫,包括中国古董教父Eskenazi、传奇藏家琼肯三世、日本名古董商山中商会、乃至李嘉诚创立之慈山寺
  3. 精彩的千年木佛极为稀罕,即使状况不完美,仍为藏家追捧。例如巴黎佳士得的金朝木观音,左手缺掌,右手指头损坏,两边脚掌已毁,天灵盖更以倾斜角度整片横切佚失,仍然引起激烈竞投,以估价29倍之高易手


断代辽/金的木雕彩绘水月观音,现为李嘉诚创办的慈山寺珍藏


在巴黎高价成交的金朝木观音,损毁颇为严重



Lot 3062|金 木雕彩绘菩萨立像两尊

高度:142 cm
来源:

  • 霍明志(Paul Houo-Ming-Tse) 北平
  • Hotel Drouot (拍卖行)1932年「霍明志旧藏:中国艺术品」专场 Lot 84、Lot 85
  • Gerard Devillers 巴黎
  • Eskenazi 纽约
  • 北美十面灵璧山居珍藏(The Ten-Views Lingbi Rock Retreat Collection),编号EK106、EK207

展览及出版:

  • 霍明志着,《达古斋古证录》 ( Preuvesdes Antiquites de Chine),北京,1930,页314
  • Hotel Drouot,《霍明志收藏:中国艺术品》(Objets d' art de la Chine: Collection Paul Houo-Ming-Tse),1932年,巴黎,84号,85号
  • Eskenazi, 《北魏至明代佛教雕塑》,2002年3月,纽约,图16
  • Eskenazi, Hajni Elias, 《中国艺术品经眼录:埃斯卡纳齐的回忆 》,第228页,图版第130,131

估价:HK$20,000,000 - 30,000,000


金取辽代之,两国又长年与宋室逐鹿中原,三朝佛像曾经难以细分。幸而在学者努力下,断代已日趋准确。金朝木佛所以能划分出来,和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一尊木雕菩萨极有关系。

该像身覆厚彩,腰间佩戴着木雕模仿玉或金牌组成的饰带,装藏盖板上书「……明昌六年南步况村口行者请到……平阳府洪洞县贾颜记笔」,乃金章宗完颜璟治下明昌六年(1195年)左右的山西出品,成为断代权威标准。

从面相、衣饰、肢体、造型等环节皆尽可见,此对木雕菩萨正与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一样,同为典型金朝山西木佛。


装藏盖板写有「明昌六年」等字眼的金朝木雕菩萨,现藏安大略博物馆,馆方推断身份为观音


菩萨跣足立于莲座,面颊饱满,双唇微启,眼施黛色,束发高髻,余发自两侧垂落,发冠上雕莲花与玉带扣。菩萨袒前胸,上身着右袒内裙,衣边自左肩垂下,衣褶垂落腿股,边缘错落有致。虽然双手有损,但仍能明显看出左手下垂,右手则本是抬起高举。

其中一尊腰间束玉腰带,绳结状边缘内是方形玉带板;另一尊则周身缠绕帛带,腰带于腹部绑成松结。菩萨肩覆披帛,皱褶沿肌肤形成自然曲线,二者头颈装饰皆精致华美,雕像表面依有施金留存,多处可见绿、红、黑色之残彩。

尤其是束玉腰带、璎珞样式、乃至下裙处理等细节,此对造像与皇家安大略博物馆、费城博物馆、纳尔逊‧阿特金斯博物馆的金朝菩萨惊人地相似。


费城博物馆与纳尔逊‧阿特金斯博物馆的对比例子

上述皇家安大略博物馆藏例子,也为此对菩萨身份提供了线索。

其中一尊菩萨顶上头冠,仍然留有肩膀以下的化佛部份,应该便是观音大使。这个「化佛」就是一尊阿弥陀佛,主流说法是观音本为凡人,皈依佛门后受业于阿弥陀佛,最终大觉大悟。观音于是顶上置佛龛,龛中供奉阿弥陀佛,以报师恩。

另一尊菩萨头冠上见一莲座,至于座上佚失部份,除了可能也是化佛外,亦有机会为宝瓶、即大势至菩萨的特征。大势至以智慧光普照一切,令众生离三途(地狱:火途;饿鬼:刀途;畜生:血途),与观音担任阿弥陀佛的左、右胁侍,合称西方三圣,主宰西方极乐净土。

金朝佛教盛行,如此华贵的大型造像,当年很大机会是供于大型寺院。若身份真的为观音与大势至,那可能便是与阿弥陀佛「一铺三尊」一起受供奉。


其中一尊菩萨顶上头冠,仍然留有肩膀以下的化佛部份


另一尊菩萨头冠上见一莲座,然座上部份佚失,身份较难确定


皇家安大略博物馆的另一尊金朝木雕菩萨,冠上同样有莲座,座上则是宝瓶,馆方断定应为大势至菩萨

有经营高古佛的大古董商,大家可能想起戴润斋、安思远、Eskenazi等名字。其实他们有位前辈,更早就在国际打响名堂。

霍明志,1879年出生,曾任清末著名将领张勋麾下,与满清贝勒、格格、遗老颇有交情,凭借高档货源与良好声誉逐步成为国际驰名的古董巨擘,许多欧美博物馆藏亦是经他之手售出。

1930年,这位绍兴人出版《达古斋古证录》,以法文记录经手过的各式古玩,包括此对菩萨在内;两年后,他的珍藏在历史悠久的巴黎拍卖行Hotel Drouot上阵,两尊菩萨分别为84及85号拍品。菩萨像辗转由Eskenazi购下,再在他掌眼下归入北美十面灵璧山居收藏。

至于霍明志本人,解放后把万计文物赠予中国国家博物馆,包括一尊金代木雕加彩菩萨立像。此外,北京故宫亦获他捐赠隋代石雕佛像。


菩萨收录于1930年出版的《达古斋古证录》


菩萨收录于1932年巴黎拍卖图录


霍明志与他捐赠予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其中一尊金代木雕加彩菩萨像

宋元木佛于中土盛极一时,可惜无数作品俱毁于连天烽火之间。此对木像曾在风雨战火中成为百姓心灵寄托,并于山西隐世寺院中幸存下来,时过千载再现尘世渡苦渡厄,自面世以来一直坚守着菩萨之职。

收藏界中,「宋木」专指宋元时期、山西地区、单体、大型之木雕艺术造像。所谓「无宋木,不成馆」,存世金代大型佛像多由顶尖公共机构珍藏,保利香港是次把如此稀世的菩萨像带到市场,着实是给了大家把美术馆级珍品收入囊中之难得机会。



Lot 3057|隋 石雕彩绘佛首

高度:38.1cm
来源:

  • 卢芹斋(1880-1957),巴黎
  • 纽约私人收藏
  • 北美十面灵璧山居旧藏,购自Eskenazi,编号EK362

出版:

  • 阿尔弗雷德·萨尔莫尼,《中国造型艺术:收藏家手册》,德国柏林,1925年,图录封面及页73,图版58
  • Eskenazi,《中国佛教雕塑,从北魏到明》,伦敦,2002年,图录编号8
  • Eskenazi,《中国陶瓷与石雕》,伦敦,2008年,页44至45,图录编号15

展览:

  • 《中国佛教雕塑,从北魏到明》,佩斯威尔斯滕画廊,美国,纽约,2002年3月18至30日
  • 《中国陶瓷与石雕》,Eskenazi画廊,英国,伦敦,2008年10月30日至11月28日,编号15

估价:HK$1,000,000 - 1,500,000


走过宋元,我们再往上回到隋唐盛世。

历经五胡乱华与南北朝的漫长纷乱,各地背景、历史、文化养成的思想发展为诸多风格独具的宗派,令接下来的隋唐成为中国佛教百家争鸣的鼎盛时期,直到唐末五代后方转趋衰落。由于隋朝国祚甚短,故存世佛像自然比唐代的更罕有。

这尊佛首正是一例,线条简练,神态平和,高度接近40cm,比真人头部还要巨大,原本造像的体量可想而知。收藏大家曹兴诚是位佛教徒,曾向笔者表示若收藏此等大型高古佛首,适宜模仿造像千年前在大寺重院的环境,把之陈设于我们需稍为往上仰望之处,才符合当初的匠心设计。

佛首早由传奇古董商卢芹斋收藏,又早收录于1925年出版的德文《中国造型艺术:收藏家手册》,来源方面无需置疑。


佛首记载于《中国造型艺术:收藏家手册》封面与第73页


北齐天保七年 白石释迦牟尼佛首像,48cm|原位于河北幽居寺,现藏河北博物院


北齐 彩绘石雕佛首像,39.4cm|原位于南响堂山石窟,现藏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是次拍卖的佛首

此佛首有几处鲜明且重要的特征。

隋代白石造像多见于河北地区,由于临近山东,所以风格上展示的北齐(南北朝)造像样式特征较为突出。这一点可以在隋代造像与河北邯郸响堂山地区北齐皇家造像的相类处得到印证。只是北齐佛陀面部相对圆润,隋代则更加颀长,细条也较柔和。河北幽居寺的北齐赵郡王高睿造释迦牟尼佛像,五官上有同样的双眉圆拱、鼻梁笔直、唇线条灵动,大耳垂肩等,可见本佛首确为北齐河北地区造像样式之延续。

佛首表面有一层极为厚重的敷彩,敷彩之上还有鎏金。与此同时,Eskenazi在2008年图录中又明示其发髻处原应有鲜艳蓝彩,与我们熟悉的白石造像洁白色泽有很大区别。正是这些多样的色彩与浓艳的色泽,表明佛首在隋代应是施造供奉于重要寺庙,否则难有如此不计工本的财力投入。

同样情况在北齐响堂山造像中亦可见,虽二者石材不同,但表面皆有厚重的敷彩与鎏金痕迹。



Lot 3058|唐 白石天王头像

高度:34.9cm
来源:

  • Jay C. Leff 私人收藏,约1950至1960年代
  • 英国铁路基金会,约1970至1980年代
  • 香港佳士得,1993年10月24至25日,编号538
  • 北美十面灵璧山居旧藏,编号FR417

出版:

  • 《古代与原始文明中的异国美术—Jay C. Leff 私人收藏展》,卡内基研究所,美国宾夕法尼亚州,1959年,图录编号838

展览:

  • 卡内基研究所,《古代与原始文明中的异国美术—Jay C. Leff 私人收藏展》,美国宾夕法尼亚州,1959年至1960年
  • 英国伦敦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1977年至1988年,长期借展

估价:HK$3,500,000 - 5,500,000


今天走进佛寺,正门前殿多能看到「风调雨顺」四大天王,而在他们化身雕塑之前,便是由天王与力士负责守护之务。

天王与力士通常成对相置,以武侍卫形象守着佛菩萨两侧或石窟洞口。对比之下,力士一般面部狰狞、赤裸上身、不戴兵器、不饰璎珞,着重表现「怒」;天王则神态威严,身穿头盔铠甲,手持兵器,整体气质更接近神祇,着重突显「威」。

白石头像可以认定为天王,主因正是其佩戴之头盔,古称兜鍪,通常有顶锥、耳翼、护鼻和翻边四大结构特征。此尊兜鍪之精细,鲜见于同类作品,近例可参考莫高窟194窟西壁北侧泥塑彩绘天王像,两像皆为盛唐(713-766)美术。


莫高窟194窟西壁北侧泥塑彩绘天王像


天王头像载于《古代与原始文明中的异国美术—Jay C. Leff 私人收藏展》


是次拍卖的天王头像


唐代天王像,现藏西安碑林博物馆

天王头像以白石为材,单体圆雕,雕刻工艺精湛,应出自唐代长安城重要皇家寺庙。虽然身躯已不知所终,但我们仍可参考唐代天王像,例如西安碑林博物馆藏,遥想天王当初威姿。

此首早于1950-60年代为Jay C. Leff雅蓄。这位美国人为宾夕法尼亚州费耶特银行与信托公司(Fayette Bank & Trust Co)主席,为当地一代藏家,著名杂志《纽约客》亦曾记述其故事。

1970-80年代,天王头像成为英国铁路基金会收藏,并长期借展于伦敦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V&A)。 1993年,头像经香港佳士得释出,后进入北美十面灵璧山居,近30年再回到拍卖市场。



Lot 3061|唐 石雕天王俑

高度:49.5 cm
来源:

  • 纽约苏富比,2005年3月31日,编号92
  • 北美十面灵璧山居收藏,购自Eskenazi,伦敦,编号EK274

出版:

  •   Frank H., McClung Museum,Sacred Beauty:《A Millennium of Religious Art, 600 -1600年》,Tennessee大学,2007年,页7

估价:HK$1,200,000 - 1,800,000


唐朝国土辽阔,且国祚近290年之久,相同主题的艺术品自有诸般造型风格,天王也是一样。

天王立姿,右髋顶出,身体呈S形曲线,具律动感及无穷张力。头顶高束发髻,佩宝冠。怒相,双眉倒竖,圆目鼓凸,目视前方,大鼻翕动,张嘴露齿,具胡人相,突显大唐文化多元的面貌。

脸部肌肉紧张而饱满,尽显威武森严之态。上身裸露,背膀宽阔,骨骼、肌肉分明,锁骨、胸肌、肩胛骨等皆表现得淋漓极致,写实功力出神入化。右臂斜摆于身前,肱二头肌突出,右臂缺失。下着菩萨装样式的半裙,腰间系带,裙带、裙褶飘逸。

此天王像虽不完整,但震撼之势不减,整体风格可比龙门石窟奉先寺力士像,堪为大唐造像杰作。



Lot 3060|辽 彩绘陶塑迦叶涅槃像

尺寸:69.2 x 30.5 x 31.1 cm
来源:

  •  纽约佳士得,2003 年 3 月 26 日,编号189
  •  北美十面灵璧山居旧藏,购自Eskenazi,编号EK151

出版:

  • 《神圣的美:宗教艺术一千年,600-1600》,美国田纳西大学,诺克斯维尔,2007年,页28
  • 「博物馆展示宗教艺术作品」,《每日灯塔》,美国田纳西大学,诺克斯维尔,2007年9月6日,页1

展览:

  • 《神圣的美:宗教艺术一千年,600-1600》,美国田纳西大学,麦克朗博物馆,2007年9月7日至2008年1月6日

估价:HK$1,600,000 - 2,200,000
 

唐末起藩镇割据,中原此后进入五代乱世。与此同时,北方的契丹人乘势而起,建立大辽,一度与宋室形成北南对峙局面。

侧卧佛教造像多描绘佛陀本身,因为此乃象征涅槃入灭的姿势。本彩绘陶塑则罕有地以迦叶为主角。

迦叶,古印度摩揭陀国王舍城人,佛陀首席弟子,因少欲知足,常修苦行,有「头陀第一」之称。相传释迦有感将要告别尘世,指定迦叶为首的四弟子为四大声闻,继承佛陀事业并于未来辅佐弥勒佛。释迦涅槃翌年,迦叶召集众弟子到灵鹫山,汇编佛陀遗教,整合成经、律、论「三藏圣典」,故又尊称为第一祖师。

迦叶更为人熟悉的身份,则是降龙罗汉,济公相传便是其转世。
 


犍陀罗时期的佛陀涅槃石雕,现藏大英博物馆
 

辽代彩绘大理石雕卧佛像,40cm高,内蒙古巴林右旗庆州白塔1989年出土。右侧铭文「应历七年正月日铁山」,背面左侧刻「功德主王进卿女弟」,右侧刻「子张氏男大神三神造」

迦叶穿着整身袈裟,右侧卧于凉榻,身下铺金钱纹锦地软垫,头下枕皮囊式软枕,躯体平直,形销骨立,容貌刻画清晰生动。眉毛长而粗重,双眼平视,鼻梁高挺,双唇丰阔立体、轮廓清晰,颧骨高耸,两腮凹陷,神态平和内敛,富有强烈宗教氛围感。

身躯下承四面开光式床榻,为典型宋辽样式。四周部件连接处上饰花型鼓钉,表面满绘缠枝花卉纹,虽有剥落,但仍有大量遗存,清晰可见缠枝纹线条与立体鼓钉搭配效果,床榻内部亦模仿真实家具构造以泥条支撑。

佛陀灭度后,迦叶重整教团,住持佛法历时二十年,便把重责交予同门阿难。相传他遍礼佛塔,最终走进鸡足山入定,等候弥勒成佛来访,而后入灭。此像刻画生动逼真,巧妙地把迦叶涅槃一瞬永恒地烙印于陶塑之上。
 



Lot 3059|辽 石雕罗汉头像

高度:66 cm
来源:

  • 伦敦佳士得,1990年6月11日,编号109
  • 北美十面灵璧山居旧藏,编号FR89

估价:HK$900,000 - 1,500,000
 

罗汉修行一生,在涅槃灭度之前,难免仍要沉思佛法,为世人觅解脱之途。

此辽代罗汉首像,脸部仍可见彩绘痕迹,白石细密油润如同玉质。匠人雕刻手法纯熟,额头、眼窝,法令线及唇线等处,皆有明显高低变化,使得五官特征极其生动,紧缩眉头更成功突显内敛与凝重的气质。颧骨突出、双腮凹陷,呈现出坚忍刚毅之感,透露出罗汉近于苦修的生活方式。

辽代造像材质多为木雕、泥塑与铜鎏金,白石则是相当少见,雕刻工艺达此程度者更是罕有。此像与易县八佛洼辽代三彩罗汉像有异曲同工之妙,二者脸庞塑造有着极其相似的美学语言。然若仔细对比脸部结构的细节表达,此尊白石罗汉首则无疑更胜一筹。

 


辽代泥塑三彩罗汉像,103cm|出于河北易县八佛洼石洞,现藏大英博物馆
 


保利香港十周年拍卖会

专场:中国古董珍玩
拍卖日期:7月14日(星期四)下午3时
地点:香港会议展览中心 展览厅1E